伪满时期日本对东北的宗教侵略研究pdf下载

如果需要帮助请扫码,基于互帮互助原则,我将在您关注一周之内处理您的请求,取关或者删除将不再受理。

有些资源实在难以找到,鉴于需要帮助人员较多,若一周后没有给您答复,说明没找到不再单独回复,但我以后会持续关注,若找到会回复给您。

下图为微信公众号,关注留言或者按照指引来操作。

下图为个人微信号,微信号添加人数众多,如果繁忙或者无回复,请耐心等待。


伪满时期日本对东北的宗教侵略研究 作者:王晓峰

伪满时期日本对东北的宗教侵略研究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伪满时期日本对东北的宗教侵略研究 内容简介

本书对伪满时期中国东北的佛教、喇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宗教进行系统的梳理研究。作者着眼于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东北宗教,以近代中国东北地区特殊的政治和文化为背景,探讨东北本土宗教以及扎根于东北的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等外来宗教处于何种状态,如何应对各种挑战而发展自身,把握东北各教与政治的互动关系,勾画出近代东北宗教的概貌,并针对东北区域史的薄弱环节,进行了补充研究。

伪满时期日本对东北的宗教侵略研究 目录

绪论

第一章 近代以来日本对东北地区的宗教调查

第一节 近代东北地区的传统宗教

第二节 伪满时期日本对东北地区的宗教调查

第三节 宗教调查研究的成果:出版物

第二章 伪满时期日系宗教在东北的活动

第一节 近代日本神道在中国东北的活动

第二节 伪满时期日本佛教在东北的活动

第三节 伪满时期日本基督教在东北的活动

第四节 满铁利用宗教在东北的活动

第三章 伪满时期的基督教政策

第一节 九一八事变前东北地区的基督新教

第二节 伪满基督教政策出台的背景

第三节 基督教统治体制的建立

小结

第四章 伪满时期的天主教

第一节 九一八事变前后东北地区的天主教

第二节 罗马教廷及东北天主教会与“满洲国”的关系

第三节 伪满时期的天主教政教关系:以延吉教区为中心

第四节 四平集中营中的天主教徒:太平洋战争时期伪满当局对东北境内同盟国天主教神职人员的政策

第五节 海伦海北镇与天主教会

第五章 伪满时期的东正教政策

第一节 伪满时期的东正教政策出台的背景

第二节 对东正教的拉拢与利用

第三节 对东亚东正教各派的党同伐异

第四节 对东正教会的监控与改造

第五节 日本殖民政权的东正教政策评价

第六章 伪满时期的佛教

第一节 东北本土佛教的发展

第二节 殖民政权对东北本土佛教的政策

第三节 日伪统治下的东北佛教徒

第七章 伪满时期的伊斯兰教

第一节 近代东北伊斯兰教的沿革

第二节 伪满时期东北伊斯兰教的生存发展

第三节 日本殖民政权对伊斯兰教的统制

结语

附录

附录一 延吉:满洲本笃会传教

附录二 净土真宗大谷派在东北设立的布教所

附录三 日本在东北设立的神社

附录四 日本曹洞宗在东北设立的布教所

附录五 日本净土真宗在东北设立的教会所

附录六 日本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在东北设立的出张所

附录七 满铁附属地的神社

附录八 《暂行寺庙及布教者取缔规则》

附录九 东北宗教相关图片

参考文献

索引

后记

伪满时期日本对东北的宗教侵略研究 精彩文摘

第二章 伪满时期日系宗教在东北的活动

日寇对东北地区垂涎已久,远在甲午战争之前,为了配合日本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意图,日系宗教就准备来东北地区活动。明治政府成立不久,1871年3月5日,“征韩论”的鼓吹者江藤新平就向大纳言岩仓具视提出对华政策10条,其中有6条内容是建议向中国东北地区派遣僧侣等宗教人员,从事对华调查及间谍活动,为期5年。一旦陆军备军完成,利用间谍获得的成果,则寻衅“一举征服中国”。[1]其中最早来中国的就是真宗大谷派和净土真宗本愿寺派。

第一节 近代日本神道在中国东北的活动

神道是日本大和民族的固有信仰,源自日本绳纹时期,属于原始的部族信仰。由于日本独特的地理文化环境,神道发展历经变迁,虽然在中日文化历史交流中,相继吸收了中华儒、释、道各家思想文化内容,更在近代融合了西方基督教文化的部分内容,但依旧保留了浓厚的原始部族信仰的特点,形成了独特的日本神道文化。

至江户末年,在内忧外患的危机下,日本神道发展成具有强烈尊皇意识的复古神道。在幕末改革与明治维新中,维新政府将在幕末时期蓬勃发展起来的民间各教派神道信仰,整合在以天皇崇拜为核心的皇室神道体制之中,即国家神道体制下的宗教统制。

在国家神道体制下,民间各教派神道失去自主传教的自由,为了自身的生存与发展,在日寇侵占中国东北的过程中,它们主动成为服从天皇统治,辅翼日寇对外侵略的帮凶。

一 九一八事变前日本神道的早期活动

与日系佛教、基督教同样,日本神道的活动始终与日寇侵占中国东北的步调相同。最初也是以随军布教的方式渗透到东北的,即驻地慰问布教和战地随军布教。驻地慰问布教,就是前往军队驻地宣讲教义和赠送慰问物品;战地随军布教,则是教团派遣教使与前线军队共同行动,向前线士兵宣教及配合军队从事其他活动。

甲午战争爆发后,教派神道中最为活跃的天理教派随即发起祈愿活动,祈求日本“国家安宁”,征请“士兵健康”。[2]1896年日本宗教界在东京召开了第一次宗教家恳谈会。包括教派神道在内的宗教界发表共同宣言,提出对抗“反宗教思想”,即反对唯物论的反共思想。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后,日本宗教界随即在东京芝公园的弥生会馆再次召开宗教家会议,神道系的柴田礼一作为发起人之一出席了会议。日本宗教界在会议上发表共同宣言:“日俄之战关系到日本帝国的安全与东亚的和平,为了世界的文明与人道,我等宗教界应摒弃宗派之差异,人种之异同,秉公正之信念,向全世界阐明此战的真相。”[3]柴田礼一堂而皇之地把日本比作驱逐沙俄列强拯救东亚民众的救世主,妄想以此来欺骗国内民众和世界舆论。

日本政府为了在中国东北地区推行其殖民政策,1904年2月,日本文部省宗教局发布了《随军教使条例(10条)》,首次由政府规定了随军教使[4]的任务及工作内容,批准了日本宗教界可以组织教团前往中国东北地区传教。该条例规定随军布教使不仅有对部队进行安慰和鼓励义勇思想的工作,而且有收集情报、刺探军情等间谍任务。

原创文章,作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elao007.com/154856.html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